小天都集4

来源:beijingrungu.com   发布时间:2020-08-03 12:19:31   浏览次数:478
才氣喘籲籲地停瞭下到。他 轉過暖汗澆漓的臉,發覺自己身邊不明白什麼時候多出瞭1堆尖銳銳利的石頭塊 .    “野獸你不是剛剛求我讓你爽1下嗎?喏,這砂石堆就是你的手淫器具,給 我爬過往,將你的老2插入砂石裡!快!”    鄒俊武恨得咬牙切齒,哪有這樣讓老2磨蹭砂石到手淫的?但他也明白自己 難逃1劫,再講滿腔的欲火也需要及時發泄,因此也隻得喘著粗氣任由少年擺佈。 老誠實實地4肢著地,背負著少年到來瞭砂石堆上。    少年騎坐在鄒俊武的背上,兩手扶住鄒俊武的虎腰,上身向前仰,大喊1聲 :“野獸專用俯臥撐開始!”跟時1掌按下特種兵的頭. 鄒俊武無可奈何,隻得 眼睛1閉,兩隻撐住地面的粗壯有力的胳膊1曲,埋著頭就將自己那雄姿勃發的 堅硬陰莖狠狠地朝那堆亂石堆插往!    1陣劇烈的疼痛相伴著1陣跟樣猛烈的快感猛地襲上瞭鄒俊武的都身。這亂 石堆是少年精心設計選擇而成的,除瞭極其少量的普遍沙子之外,更多的是1塊 塊大拇指大小的尖銳小石頭,這些小石頭粗望起到沒什麼特殊,其實全是經過仔 細打磨過的,上面有很多銳利的邊緣,無數個小石頭混關在1起那簡直就是1座 微型的刀山!即使這樣少年全還不愜意,還特地去裡面摻進很多的碎玻璃渣子以 增添痛苦。    眼見鄒俊武將老2深插入尖銳的石塊裡後,面部神情並不是特殊的痛苦,可 能是由於那催情劑作用太強,而他也太需要發泄瞭吧!這可不關少年的本意!     稍微思量瞭1下,少年伸手用力提起鄒俊武的頭發,逼迫著讓他的虎軀向上 抬,鄒俊武的jj便漸漸地從石頭堆中抽瞭出到。當他的陽物快從石頭中硬扯出 到時,少年復將鄒俊武的虎軀按下,讓他的肉棒再次深深地插進石頭堆裡!如此 這般,少年不斷地指示鄒俊武將jj從亂石頭堆裡插進、抽出、插進、抽出…… 鄒俊武隻感來自己巨大的繁殖器被尖銳的石塊撕扯得1陣陣巨痛,星星點點的鮮 血從烏黑的陰莖皮膚裡不斷地滲出到,剛剛的快感霎時消逝得無影無蹤,這難以 忍耐的疼痛讓這個特種兵禁不住“嗷――啊―――”地大聲慘嚎起到!    少年望來鄒俊武臉上痛苦的神情,心裡還是不能完都愜意,於是下令復讓他 加快動作的幅度和力道,少年自得地騎坐在這頭勇猛男人的背上,緊緊地抓住他 的頭發,而自己的身體後仰著,清秀的臉也高高昂起,形成古代帝王狩獵圖中的 那種龍躍之姿!鄒俊武的虎臀和粗壯的大腿被少年1次1次地抽打著,發出“劈 啪劈啪”的清脆響聲!    “啊!啊!啊!啊!”鄒俊武被抽打折磨得傷心無比,不顧1切放開豪嗓, 發出1聲聲雄厚沈悶的吼啼!他好像也隻剩下這種於事無補的妄圖減輕痛苦的方 法瞭。    少年用這種殘酷的方法不斷地折磨著大汗澆漓的特種部隊軍人,可隨著時間 的推搬,少年意外地發覺鄒俊武非但沒有支撐不住的意思,不用自己手裡皮鞭的 抽打,身下這個野蠻的年青男人抽插的力度反而還有增無減!勇猛反常!    這古怪的景象讓少年腦袋裡洋溢瞭問號,他1手把鄒俊武的厚壯肩膀按住, 1手撕扯著鄒俊武那淌著鮮血的飽滿雙唇,復低下頭小心地觀察著鄒俊武的繁殖 器,隻見鄒俊武的虎背上下翻騰,1對大卵蛋劈啪作響地拍打著自己大腿的內側, 那根粗大反常的jj正把那小小的石頭堆裡的縫隙抽插得天翻地覆!    看著正插得如醉如癡的鄒俊武,少年慢慢知道過到,能讓這個特種兵強忍住 陰莖皮膚被不斷割裂的碩大痛苦還仍然不屈不甜戀戀不舍地在尖銳的石頭堆裡瘋狂抽插的 緣故惟獨1個:就是那效力強盛得驚人的催情劑!!!    猛烈的性欲還在不斷升騰著,鄒俊武的jj在小腹上撞得劈啪作響,1根鮮 血澆澆的粗長陰莖在亂石堆裡上下揮舞!驟然特種戰士嘴裡發出1聲大啼,雙眼 猛地1閉,牙合上下死死咬緊,兩條粗壯的臂膀猛地夾緊少年垂下到的雙腳,頭 向上高高地昂瞭起到,他猛地繃直瞭都身,雄壯的身軀忽然1挺,身上1塊塊發 達的肌肉猛然收縮隆起,那脹紅的大肉棒向上1翹,隻見1大股混關著鮮血的白 漿瞬間間從馬眼裡爆噴而出!    “真是頭彪悍的野獸!連射精全這麼兇狠!!!”少年不明白是在讚賞還是 在嘲諷.    話音未落,“啊!啊!啊!啊!啊!”鄒俊武復發出1聲聲延續不斷的狂啼, 他1面奮力扭擺著虎軀,1面有力地噴射出瞭十幾股灼暖濃稠的精液到!    “你還是不是人啊?性功能這麼強盛?”少年的眼睛也睜大瞭。    “啊!!!!!!!!!”緊接著1聲更為粗重雄壯的嚎啼歸答瞭少年的疑 問,隻見鄒俊武都身的肌肉再次緊縮,瞬間間從他那巨大陰莖的前端復機合槍似 的猛然噴射出1大股濃濃的精液,灑落在地面1灘灘還沒完都凝固的血跡上,鮮 紅與乳白的搭配真讓人感來1種奇特的和諧!    少年翻身從特種兵背上下到,揪扯著士兵脖子上的繩子想讓他重新站立。他 的心中復有瞭新的規劃。    在少年的牽扯下,鄒俊武喘著粗氣像頭牲畜1般猛地從地上站瞭起到。被汗 水浸濕的發達胸肌和6塊腹肌上早已經是精液橫流。他雖已將大量的陽精泄絕, 但胯下那被自己的精液和血液潤濕的巨棒卻依然傲然聳立,還在1抽1抽地微微 抖動著,上面粘滿瞭血跡,地上的泥砂和污穢的塵土,簡直就望不出原先的顏色 瞭。    “怎麼樣,你的部下剛剛為我們表演瞭野獸發情的都過程,不明白你是不是 愜意,還想不想抵抗呢?”少年1手舉著手機,1手拽著捆住鄒俊武粗壯脖子的 繩索,輕視地看著身邊這個比自己高出將近兩個頭,渾身肌肉的大個子特種兵像 頭畜生似的都身赤條條地再次被反銬起到,鼻孔還在大股地噴著暖氣。    手機裡除瞭沈默,還是沈默。    少年被這無聲的抵抗與藐視給徹底激怒瞭,他氣得好像有點忘記瞭小天還在 對方手上的事實,對著手機話筒發瘋似的大喊1聲:“你給我好好望著,望我怎 麼把你部下的老2割下到喂狗!!!”    1道閃動著寒冽冷光的匕首被少年握在瞭手裡,他完都不管鄒俊武那恐怖暴 怒的吼啼,1把抓住那條粘滿鮮血和精液的粗壯陰莖,舉起匕首就要朝這男人傳 宗接代的宏偉繁殖器狠狠砍往!    幾乎就在那1瞬間,隨著“啪”的1聲槍響,鄒俊武的胸膛上濺起1股血柱, 他連1聲全沒吭,身子情不自禁地搖曳瞭1下,瞪大通紅的雙眼不能置信地看著 前方的工廠主樓。    少年猛然1驚,1個箭步蹦離特種兵的身邊,還沒等他附近的幾個狙擊手奴 隸沖上到擋在他身前組成人肉盾牌,隻聞復是“啪!”地1聲,還倔強地支撐著 身體的鄒俊武整個左眼霎時血乎乎的1片朦朧,血液順著他的後腦快速流出。胸 口也是血流如柱,這個受絕折磨屈辱的年青特種兵戰士“咚”地1聲向後驟然栽 倒,瞪大雙眼抽動瞭幾下就斷瞭氣。    無數把槍對準前方工廠主樓2樓那扇半開的窗戶暴風雨般地射出瞭無數發子 彈。少年迅速地撤歸來樹林裡,幾滴寒汗順著他的額角滑瞭下到。好險啊,剛剛 那顆射中鄒俊武胸膛的子彈就緊貼著少年身上的防彈衣喚嘯而過!隻要少年再搬 動那麼1點點,那顆子彈也會跟時殺死特種兵和少年兩個人!    最初的憤慨過後,1陣懊悔復湧上瞭少年的心頭:望到自己現在是徹底激怒 郝健龍瞭,他既然能狠下心到1槍殺掉自己的戰友使他不至於在自己的手裡被折 磨慘死,那1定是作好瞭決1死戰的預備,也有瞭必死的信念。這世界上最讓人 驚恐的不是什麼狙擊高手,也不是什麼山野猛虎,而是作好瞭戰死的預備,完都 不顧及自己的生命到放手1搏的人!啊!這麼1到小天豈不是必死無疑瞭?     少年懊惱地拿拳頭使勁砸著自己的腦袋,自己怎麼越活越糊塗,越活越任性 瞭?以前那個鎮靜聰慧的少年來哪裡往瞭?今天竟然1時沈不住氣,不計後果地 隨心所欲,徹底激怒瞭這些視死如回的叛變奴隸,弄得連無辜的小天也危在旦夕 瞭!!!    1陣紛亂縈繞在少年的腦海裡,他努力地鎮靜下到,將那幾份認罪書和那幾 張DV碟片擱在手裡不住地旋轉著。剛拿起電話想要按動鍵盤,復若有所思的停瞭 下到,1股前所未有的煩躁浮現在他的心裡.    正好這時候幾個狙擊手奴隸歸到報告情況,少年正愁義憤填膺無處發泄,暴 躁地抓起1條皮鞭揚手就要朝這些威猛彪悍的年青小夥身上抽往!    忽然,兩聲輕微的“滴滴”聲從少年的手機裡傳瞭出到。少年1愣,惟獨緩 緩放下那條粘滿鮮血的鞭子,1手抓起瞭手機.    1個認識的名字浮現在少年的視線裡. 少年好像被什麼打中瞭似的,不由自 主地微微1顫。他急忙按動鍵盤,1行字清楚地浮現在瞭手機那碩大的顯示幕幕 上:    [ 少爺,我是小天,我現在很安都,是杜毅軍救瞭我,你不要為我擔心。我 們現在還在大樓裡還臨時沒辦法出到,但是他們尋不來我們的。1有機會我們就 逃出到,1會見!]    (一一)    硬著心腸開槍殺掉瞭那個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戰友後,郝健龍兩眼瞪得血紅, 心中懷著猛烈的報又心,碩大的憤慨使他臨時失往瞭鎮靜與理智,帶領著幾個戰 士從發瘋似的沖上瞭頂樓,1把推開房門預備揪出那個高中生小子就是1頓海扁!     可是眼前的景象卻讓他們宛然剎時掉入瞭冰窖,1剎那從頭涼究竟!隻見除 瞭被繩子捆綁得像個肉粽子似的靳剛正在地上無望地掙紮之外,哪裡還有半點小 天的影子?    郝健龍被驚得目瞪口呆,隨即氣得抬起腳朝被捆成1團的靳剛惡狠狠地踢往! 靳剛被踢得翻瞭個轉,可他還是強忍著沒有發出1聲嚎啼。他明白即使自己現在 被兄弟們活活打死也是應該的。今天沒有完成老大交給自己的任務,讓那個魁梧 兇悍的小子將自己幾下子打倒在地,還被人傢給捆瞭起到。小天也給人救走瞭, 哎,自己怎麼這麼沒用啊!    眼望著郝健龍第2腳復要踢上往,任偉東1個箭步沖上到1把拉過靳剛,1 把扯下他嘴裡的破佈團,順手再抓起1把匕首幾下就將他身上的繩索都部挑斷。     “是我啼他望守小天的,現在出瞭事責任在我,不要打他!”任偉東平靜地 看著郝健龍。    那雙冰寒的眼睛也使年青軍官猛然從暴怒中蘇醒過到。畢竟是練習有素的特 種部隊軍人,郝健龍很快就調整好瞭自己的情緒. 他心裡清晰,現在盡對不是吵 架的時候,怎麼樣都力對付下面的狀況才是最重要的!    “講講你的意見,我們接下到該怎麼辦?”郝健龍傲然地在1張桌子旁坐瞭 下到。    “現在最合鍵的是要查清晰少年究竟曉不明白小天已經逃走的消息,要是還 不明白的話,那我們大可利用這點到挾制他。我相信那傢夥不會扔下好夥伴不管 的。要是他真的不在乎的話,今天也不會帶這麼多人到瞭。”    “整個大樓全搜查過瞭嗎?真的沒那小子的蹤影?”郝健龍歸頭盯著身邊的 1個戰士。    “是!所有兄弟除瞭監視敵人動向的兩人之外,其他的全正在搜查。來目前 為止還沒有任何發覺!”    聞瞭戰士的歸答,年青軍官原本就烏黑的臉膛陰雲密佈,顯得更加駭人。他 皺緊眉頭想瞭幾秒種,朝任偉動1伸手:“把你的手機給我!”    “怎麼?你現在就要給那傢夥打電話?要不要再穩穩?”1向沉思熟慮,性 格沈穩的任偉東好像不贊成這個復驟然復冒險的方法。    “我講兄弟,凡是要成大事的總是要冒些風險. 我們這些當特種兵的以前做 的每1件事哪件不是在冒險?惟獨險中求勝才幹贏得最徹底!我已經下定決心瞭, 起初既然能答應和你們連手,我就作好瞭最壞的打算。這個險我是冒定瞭!成功 瞭我們就會獲得自由,就算失敗我們大不瞭也就1死而已。男人要死就該死在戰 場上,盡對不能被人像耍狗似的玩死!!!”郝健龍將牙合1咬,心裡忽然想起 瞭剛剛那個被自己親手殺死的戰友受來非人折磨的悲慘景象,和臨死前那都身赤 裸的慘狀,幾滴血性男兒的眼淚忍不住湧出瞭眼眶。    “好!”任偉東1把將手機遞來年青軍官手裡,兩隻眼睛閃動著忠誠的光線 :“我們就冒這1把險!”    “喂!”手機接通瞭,少年的聲音從話筒裡傳到,郝健龍從中明顯地聞出瞭 1絲疲勞.    “是我!”    “啊?是隊長啊,剛剛我才發覺你心腸也很硬啊,就這麼1槍把自己的部下 給打死?”    “你他媽的還有臉講!為瞭逼迫我們給你當奴隸,你可真是費絕瞭心思,什 麼狠毒花招全使出到瞭!告訴你小子,就算是自殺,我們這些當軍人的也不能這 麼被你折磨死!”    “你究竟投不投降?再不投降我可要硬攻瞭哦!”    郝健龍心裡不由1驚,這句話什麼意思?難道少年已經明白小天不在自己掌 控之下瞭?但是他還是從容自若地繼承周旋:“硬攻?你要是真的敢硬攻的話, 首先個出到受死的就是你那個好夥伴小天!我會讓他當我們的盾牌的!”    “那小子對我沒什麼意義,我現在隻是想讓你們重新當我的奴隸. ”     “小天對你沒什麼意義?哈哈哈,要是你真的不在乎你這個好夥伴的話,早 就派人沖入到對我們1頓亂槍掃射瞭,哈哈,你這謊言連3歲小孩全騙不過!”     郝健龍的耳邊開始瞭長達1分鐘的沈默,旁邊的人也全靜靜靜地沒人講話, 周圍1片死1樣的沉靜. 每個人的心蹦聲在此刻全顯得是那麼的清楚。    “你要我怎麼作才肯放瞭小天?”少年那聞起到沈重瞭不少的聲音終於徐徐 地從手機話筒裡傳瞭過到。    郝健龍快速地和1邊的任偉東互相交換瞭個眼神,1邊繼承寒冰冰地不動聲 色:“我早給你講過瞭,放還我的那個受傷的部下楊立超,回還任偉東他們3個 的認罪書和DV碟片!”    復是1陣長時間的沈默。    “好……我認輸!誰啼我舍不得這個好夥伴呢!這樣吧,主樓和倉庫間有道 土溝,我們互相把人質和東西放在溝的兩端怎麼樣?    “不行,我部下可是受瞭重傷的,我們得先抬歸楊立超才幹放掉小天!”     “那怎麼可以?要是你們不放小天怎麼辦?我可沒那麼笨!”    “給你十秒鐘時間考慮,不允許我們的要求我就即將1槍崩瞭那小子!”明 明白自己來時候根本交不出小天,郝健龍也惟獨硬著頭皮往賭這最後1把,萬1 少年拒盡大傢也惟獨豁出性命決1死戰這1條路可走瞭。    時間在滴滴嗒嗒地流逝,1個無力的聲音終於在郝健龍耳邊響起:“好吧! 成交!”    (一二)    郝健龍和他身邊十幾個兄弟靜靜地潛伏在車間大門內,透過被拉開1條縫的 大門警覺地審視著前方的動靜. 遙處慢慢地響起瞭幾個人的腳步聲,隨著那聲音 越到越近,大傢好像還聞見棍棒抽打驅逐的聲音和幾聲痛苦的哀號。    在漆黑的夜色裡,戰士們努力地睜大眼,好像望見幾個人將1個雙手背後的 男人惡狠狠地推入土溝再揚長而往。光芒實在太暗,沒有人能望清晰那個人究竟 是不是楊立超。    1個性急的戰士猛地蹦起到預備拉開門就沖出往,卻被郝健龍1把拉住: “給我站住!”    任偉東讚賞地看瞭郝健龍1眼,這傢夥不愧是特種部隊軍人,頭腦確乎相稱 鎮靜,連那個人是不是楊立超全沒望清怎麼能冒冒失失地出往救人?講不定1沖 出往就成瞭人傢的活靶子瞭。    郝健龍寒寒地審視著前方,威嚴地下令:“我出往望望!所有人作好作戰準 備保護我!”講著騰地1下子就要站起到。    “你別動,我往!!!”1個低沈有力的聲音忽然在身邊響起。郝健龍扭頭 1望,任偉東不明白什麼時候已經將手槍上的保險栓拉開瞭。    郝健龍正預備講話,1個高大的身影驟然竄瞭起到:“你們全不要爭瞭,現 在這局面全是我造成的,我往!!!”    任偉東和郝健龍跟時抬起頭看著那張孩子氣的臉,那臉上現在卻都是堅定勇 敢的神情,任偉東正想1把抓住他,靳剛卻1下子蹦開,快速地拉開瞭大門.     “老大,萬1我死瞭,你可要照料好我爸媽啊!!!”靳剛歸過頭,臉上浮 現出1絲淘氣的微笑,年輕的身影轉剎那消逝在門外。    借著夜色的保護,靳剛機靈地彎著腰左藏右閃,靜靜地前入,車間內大傢全 緊張地審視著他的行動,唯1的幾把槍也在嚴陣以待,預備隨時發射出退敵的子 彈。    “楊立超,你沒事吧?”靳剛有驚無險地到來瞭地溝邊,1路上竟然並沒有 遭來預料中的突擊。    地溝內靜靜靜的,沒有任何的歸音。“楊立超你沒事吧?!”靳剛復問瞭1 次,裡面仍舊都無聲息。這樣死1般的沉靜讓年輕莽撞的靳剛受不瞭瞭,他1縱 身“嗖”的1下就躍入瞭溝內。    腳剛1落地,1股濃重的血腥滋味即將就撲面而到,靳剛下意識地打瞭個踉 蹌,等他穩住身子張大眼聚睛1望,霎時即將倒吸瞭1口寒氣,隻見溝內橫7豎 8地躺著不下89具屍體,其中有兩具還是無頭的,腦袋滾落出好遙,那滿是鮮 血的頭顱上的眼睛瞪得好大,嘴巴裡全是泥土……    靳剛被嚇得面無血色,腦袋好1會才反應過到。這些是剛剛大傢齊心關力殺 掉的入攻車間的奴隸屍體,本到是被集中擺放在二 樓的,怎麼現在會被扔在在這 裡?1陣驚駭猛地出現在靳剛的腦海裡,難道……    還沒等他從震動中反應過到,他的腳復遇到瞭1具僵硬的屍體. 靳剛嚇得身 子1晃,1下子摔在瞭溝底。    他哆哆嗦嗦地轉過頭,隻見這具屍體都身1絲不掛地仰面躺在地上,雙眼被 打瞎,黑黑的血塊在空泛洞的眼眶中凝固著,嘴巴還維持著臨死前的張開狀態, 兩塊寬厚隆突的胸肌上實用刀尖劃出的1行血字:“現在所搶走我的,我將即將 加倍搶歸。”下款有“主人箴言”的字樣。    “呀!”靳剛渾身1哆嗦,他感覺自己似乎1蹦蹦入瞭陰曹地府十8層地獄 裡似的,這具被殘殺的讓人摸目驚心的屍體脖子上掛著的,染滿凝固血液的軍人 身份牌上的字跡更讓他肝膽欲裂—————楊立超!!!    1陣碩大的慌亂猛然間湧上心頭,靳剛含著眼淚拼命去上爬,剛1逃出那條 地獄般的深溝,靳剛站在地上就開始發瘋般地朝著車間方向大啼:“老大你們快 奔啊,我們中計瞭,楊立超被殺瞭!!!”    “砰!”槍聲響起,歸音在夜空中盤曲著久久不斷,好1會,劇烈的聲音被 黑夜吞噬得1乾2凈. 靳剛沒有倒,還是站在那裡,隻是1雙眼睛瞪得溜圓,裡 面洋溢瞭不信與恐怖。時間宛然停止1般,慢慢地,靳剛地嘴角蠕動幾下,沒有 發出聲音,不過1滴血從他濃密的黑發中流出,順著面頰滴落在衣服上,這是1 個前奏,接著他頭頂的血液猶如1條小河,延續不斷的滑落在他的衣服上,也滴 落在滿是鮮血的地上。靳剛瞪著雙眼望著前方,嘴角蠕動,他想問是誰在自己的 身後,是誰開的槍,是誰……?他的問題很多,惋惜現在他1句話全講不出到。     “撲通!”靳剛仰面摔倒,他很不撓心,好像也很悲傷,眼睛瞪得眼角流血, 左手還在努力抓著地面,隻是嘴裡發不出1絲聲音。在他倒下的地溝內流露出1 個人,上身赤裸著,高大魁梧的身軀在黑夜裡如同1個鬼影,手中的那把槍還在 冒著青煙……    那個擠在屍堆裡冒充屍體的狙擊手奴隸望著躺在地上還沒死乾凈的靳剛,臉 上出現出1絲苦笑:“對不起瞭兄弟,我也是被逼的。”講著1咬牙,將槍口復 對準瞭靳剛的心臟部位。    “砰!!!”復是1聲槍響,靳剛瞪大的眼睛終於漸漸關上,嘴角1動,1 條年輕的生命就這樣消逝瞭。    看著自己的小弟就這樣慘死在陰險的槍口下,任偉東滿臉淚水地正預備對那 個狙擊手扣動扳機,忽然“啪!”的1聲槍響,郝健龍身後地1個戰士驟然栽倒, 胸口血流如柱,眼望是出氣多入氣少。接著復是1聲槍響,有人驚啼1聲1頭摔 在地上,身子滾瞭兩滾就再也不動瞭。緊接著1陣爆豆子似的密集槍聲1剎那從 4面8方驟然響瞭起到。    郝健龍無可奈何地咬緊瞭牙,他現在是有力使不上,雖然知道自己中瞭少年 的奸計,整棟大樓已經被都部包圍,但此刻卻連個敵人的影子全望不見,他暴怒 地1聲咆哮:“撤!!!”站起身就帶領著剩下的戰士去樓上沖!    沖來3樓,郝健龍他們正預備利用那裡的1條狹小的走廊去下面倉庫屋頂上 蹦時,1群荷槍實彈的狙擊手驟然從4樓欄桿處伸出1條條狙擊步槍,迎面就是 1陣掃射!雖然這些久經沙場的特種部隊戰士反應很快,但畢竟自己手裡惟獨可 憐的3,4把槍,1番激戰臨時打退敵人的入攻後還是有兩個戰友中槍,他們把 中槍之人背歸安都之處1望,其中的1個已經是活不成瞭。    郝健龍心中1痛,眼淚差點全要掉出到。假如這些兄弟是正大光明地死在戰 場上他還不會如此傷心,可是像現在這樣被敵人的寒槍所殺,實在是死得不值得!     1隊人眼見上有潛伏下有追兵,隻得臨時沖入瞭3樓1個堆滿廢棄鋼材的大 廳裡. 這裡確乎是1個隱藏的盡好之地。大傢全紛紛將身子隱蔽在這些奇形怪狀 的鋼管後面,預備竭絕都力殺掉敢於踏入這裡1步的任何1個人!    “咚!!!”1聲悶響,有人從門外扔入瞭1個東西。    “閃光彈!大傢仔細!!!”身經百戰的郝健龍猛然發出1聲驚喚。     沒錯,扔入到的正是閃光彈,在漆黑的大廳內,1顆閃光彈的威力盡對照1 顆手雷大十倍,而且它還不會產生劇烈的爆炸聲引起四周的註重。郝健龍話音剛 落,“撲!!!”地1聲,那顆閃光彈猛地1下炸開,瞬間間大廳內宛然跟時升 起瞭幾個憤慨燃燒的太陽,劇烈的強光把大廳外全照得猶如白晝,廳內的情況可 想而曉。慘啼之聲不盡於耳,郝健龍那些勇敢強悍的特種部隊戰士反應稍稍慢瞭 1點就即將被強光照瞭個正著,強烈的強光灼傷瞭他們的眼睛,他們1個個拿雙 手蒙著眼睛難受得滿地翻滾,鼻涕眼淚流得滿臉全是。郝健龍和任偉東反應雖然 快些,事先就用胳膊遮住瞭眼睛,可即使是這樣還是浮現瞭短時間的失明,郝健 龍趴在地上緊閉著雙眼,心裡1陣焦灼般地難受,隻指望視力能快點恢又過到: 1個戰士在強敵近在咫尺的情況下望不見東西,簡直就和死亡沒什麼兩樣!     廳內還沒有完都倒下的隻剩下任偉東和郝健龍這兩個生死兄弟,前者雙目如 盲,隻是依賴超強的自尊心支撐著身體,強忍著難受撐刀半蹲在地上,後者是眾 人中實戰經驗最豐富,預備最充分的1個,所以他還能隱約辨別些事物。隻見郝 健龍雙手持槍,眼睛1眨不眨地盯著玄合與大廳的連接處,隻要1有人影晃動, 他就會堅決果斷地扣動扳機向敵人射往!    閃光彈冒出的濃煙還沒有散完,門外啪啪之聲就已經響成瞭1片。聲音雖然 不大,但聞在戰士們的耳朵裡無疑成瞭地獄傳出到的招魂聲。郝健龍手下1幫驍 勇善戰的戰士有幾個還沒弄知道怎麼歸事,就在那1瞬間間被雨點般射到的子彈 打成瞭血人,渾身上下沒1處完好的地方,人在倒地剎那血花全濺起1丈多高! 剛才入進大廳,少年就發起瞭入攻,連郝健龍全沒有想來這傢夥是如此想置自己 與死地!他稍微抬起頭,望著血人般的屍體,還有那些受傷掙紮著的傷員,心中 講不出是悲哀還是憤慨,好狠的手段啊!    還有戰鬥能力的戰士們強忍著憤慨與傷痛,1邊快速地朝門口挪移1邊舉槍 就向門外還擊!這些勇敢的特種兵也不是食白飯的,手起槍發,1個比1個準, 1個比1個狠!要不是剛剛那毒辣的閃光彈使他們臨時失往瞭反抗能力,自己的 兄弟復哪能白白的犧牲?    槍聲慢慢平息瞭下往,郝健龍和剩下的幾個戰士睜眼1望,門外已經橫7豎 8地倒滿瞭敵人的屍體,靜靜靜地沒有瞭1個活人。他們迅速地彎下腰,幾下子 就沖出瞭大廳,現在望到惟獨把指望寄託在剛剛那個可以通去倉庫的走廊上瞭。     當他們到來那個走廊邊上,才發覺現在這棟大樓是入到輕易出往難. 那段懸 空的木制的走廊已經被人給破壞得1乾2凈!正當他們預備飛身躍下時,驟然1 陣震耳欲聾的吼啼聲傳到,樓下復有幾十個人拎著鋼刀殺瞭上到!戰士們根本沒 有逃走的機會,雙方在樓梯間短兵相接,即將刀槍相對,鋪開瞭1場血腥的廝殺!!!    白色的刀光在閃動,紅色的血液在流淌。幾十個人擠在狹小的空間內根本沒 有逃避的地方,1刀下往總有血光閃現,相隨而到的是淒厲恐懼的慘啼聲。這時 人多的1方慢慢顯示出瞭優勢,1人倒地後面即將沖上到無數人補充他的位置。 瞬間間隻見亂刀齊揮血流成河!慘啼聲混關著戰刀的風聲,那景象簡直就猶如阿 鼻地獄1樣恐懼!    戰士中霎時有數人渾身是血,他們確乎是郝健龍麾下的特種部隊精英,作戰 反常兇猛,雖然身中數刀血流如柱,仍舊能強忍住巨痛掄刀砍向對方。1個戰士 肚子被對方幾個人跟時刺中,上面全是血窟窿,紅白色的腸子全流出瞭體外。可 是這個勇猛的士兵隻是用手1捂,面無懼色地揮手1刀狠狠砍在自己對面那人的 脖子上!這1刀居然將那人的脖子砍穿瞭1半,兩人跟時摔倒。雙方全有不少人 不支倒地,還沒等他們起身,敵方後面的人已經踩著他們的身體繼承前沖,就這 樣活活被踩死的人不曉有多少!    望著兄弟們流淌出到的血,摔倒在地還在抽動的身體,郝健龍心如刀割。這 些人和他出生進死不曉打過多少硬仗,可今天卻這樣慘死在人傢的圈套中!他心 中也講不出是悲傷還是狂怒,紅著雙眼大吼1聲,拔槍就向對方射往!殘留的數 發子彈1會工夫就打個精光,他將手中的空槍1扔,拔出身邊躺著的1個戰友胸 膛上刺立著的戰刀,瘋瞭1般地猛沖瞭過往!    見老大如此勇猛,下面的僅剩的幾個戰士兄弟更加瘋狂,1腔暖血簡直鼎沸 來極點,望眼著對方1刀劈到他們居然不藏不閃,隻是怒吼著歸手1刀砍向對方 關鍵。這種不要命的打法令人心驚膽冷,    幾十個人在狹窄的樓梯上鋪開赤裸裸的寒兵器大火拼。黑蓋不住紅,夜色也 跟樣掩飾不住鮮血。十幾個強悍勇猛的年青男人的廝殺是何等的慘烈!1時間刀 槍齊舉血流成河。自己身體的血還在不住向外流,可還在拼瞭命地往搶取別人的 鮮血和生命,人性在這裡被徹底地踐踏,藐視,人們為殺死眼前的1切生靈而拼 殺。受傷而體力不支的人掙紮著不讓自己倒下,在紛亂中倒下的下場惟獨1種, 不是被敵人就是被自己人活活踩死。    在戰士們強烈的反抗下,少年手下的人也越到越少,來最後活著退下往的沒 有超過5個人。隻留下殘缺不都的屍體沉沒在血海中。看著這些敗退下到的奴隸, 少年氣得牙根全直癢癢,將嘴上的香煙去地上1扔,發狂似的大啼大嚷:“你們 這些沒用的飯桶,幾十個人竟讓他媽的十幾人給壓住瞭,繼承給我沖,敢後退的 我要他的命!”聞見這歇斯底裡的啼聲,下面的奴隸們都全是1哆嗦,在他們面 前這個少年脾氣急躁是出瞭名的,他講來的也真能作得出到。    還沒到得及喘上幾口氣,眼見對方復沖瞭上到,槍裡的子彈也隻剩下最後1 顆,郝健龍將手中的槍去那條沾滿鮮血的破爛軍褲後1塞,揮舞著戰刀就復殺瞭 上往。任偉東1見敵人復到瞭,也揮動著手裡的刀同在他身後。    任偉東殺敵不尋別的,眼睛隻盯著其中1個望起到最為兇猛的小夥子,隻見 他快步奔上前,抬手就刺。那人正都力應付郝健龍這面,忽然聞身後1亂,接著 就是1道寒風響起。他本能的1閃身,隻覺肋下1涼,身子急忙後退出幾步,伸 手1觸才發覺自己的小腹左側被刺出個窟窿,鮮血流個不停。小夥子1咬牙合抬 手剛想開槍,郝健龍閃身如電1個箭步竄來他旁邊,戰刀1晃就將小夥子握槍的 手臂砍掉,碩大的力量使那條帶血的手臂1下子飛出好遙,還沒等小夥子發出慘 啼,任偉東的戰刀復猛地斜刺入他脖根動脈. 隻見小夥子眼嘴大張,身子徐徐跪 在地上,喉嚨裡發出1陣陣“咕嚕咕嚕”的響聲。任偉東咬著牙將刀1拔,1股 血箭從青年人脖根處瞬間間直直射出,1股股鮮血猶如小泉般地噴湧出到,慢慢 地他的腦袋向下1搭拉,霎時跪地而亡。    忽然幾聲槍響響起,郝健龍歸頭1看,隻見自己手下僅剩的3個戰士胸膛上 爆出幾朵恐懼的血花,咚地1聲倒在瞭地上!自己這1大隊驍勇善戰的特種部隊 士兵就這樣1個不剩地都部陣亡!年青軍官徹底發狂瞭!他渾身滴著血瘋瞭似的 橫沖直撞,但剛來人傢近前就被1腳踢瞭歸往。隨著1陣白光晃動,郝健龍身上 復多出78條傷口。幾個往返下到他徹底成瞭血人,身上也不明白有多少條口子, 可這個倔強的青年軍官仍固執地站在場中,身子搖曳著努力不讓自己在敵人面前 倒下往。    跟樣滿身是血的任偉東望見這個剛強的好兄弟牛脾氣復上到瞭,怒吼著砍倒 面前的1個男人,1步沖上到就抓住郝健龍去自己身邊挈拽。望到真的是大勢已 往瞭!任偉東瞪著正不斷潮水般湧上到的敵人,抓住郝健龍的肩膀就從3樓的窗 戶上翻身蹦瞭下往!    耳聞見3樓地獄般地廝殺慘啼聲,杜毅軍明白他和小天是不可能通過正常的 通道歸來地面瞭,幸好在5樓裡還有1些繩子,完都可以通過吊繩子的方法從頂 樓滑落來地面上。    幾下快速地系好繩子,眼見小天那恐怖的眼神,杜毅軍明白自己是講服不瞭 這個膽小的小子採用這種方法蹦下往的,眼前的急迫情況使他也管不瞭這麼多瞭, 伸出1條粗壯的胳膊1把就將小天緊緊抱住,2話不講攀上窗臺抓緊繩索,雙腳 猛地1蹬就蹦瞭下往!    小天隻覺得自己的身體在急劇下墜,眼前的1切景物1閃而過,耳旁絕是喚 嘯的風聲,他的心臟似乎要從嗓子眼蹦出到似的,渾身的血液全在上下翻騰著。 小天向來以為自己沒有恐高的毛病,可此時他才明白自己錯瞭。“哇……”小天 發出恐怖復激蕩的尖啼,雙手死命的拉著杜毅軍的胳膊,假如沒有被杜毅軍死死 抱在懷裡,他似乎隨時全能從那條維系著兩個人性命的粗大繩索上跌落下到。     “哎喲!”小天1聲驚啼跌落在堅硬的水泥地面上,幸好有條繩索可以牽扯, 幸好杜毅軍為瞭掩護他自己先落地,不然小天可就慘瞭。    小天驚魂未定地從地上爬起到,還沒到得及拍拍身上的塵土,忽然身邊浮現 瞭幾聲古怪的響動,他迷惑地歸過頭,眼前的景象復使他霎時魂飛魄散!    隻見郝健龍渾身是血,撐著1把戰刀漸漸從地上困難地站瞭起到,都身上下 粘著紅的,白的,黃的,也講不清是些什麼,手中1把大砍刀上面還掛著1片片 的碎肉,再去上望那張臉早就沒瞭原色,表面猶如塗瞭1層厚厚的紅漆,1雙眼 睛由於充血而變得通紅,發出1道道血腥的紅光。張嘴之間惟獨牙齒還能望出原 色,森白森白地放著冷光。郝健龍本到個頭就高大,加上渾身上下都是被刀砍開 的恐懼傷口,鮮血完都淌滿瞭他魁梧的身體,雖然被傷成這樣他的身上仍舊有1 股逼人的殺氣,望起到活脫脫是到自地獄的阿修羅!在他的身邊,已經講不出話 到的任偉東瞇縫著眼睛,1動不動地死死盯著自己。    小天1見郝健龍眼中的紅光直射自己,雙腿1哆嗦差點沒趴在地上,他連連 後退著,嘴裡毫無意識地大喊大啼:“救命呀,救命啊!”    郝健龍面無神情地舉起瞭手裡的戰刀,直直地對準瞭面前驚慌失措的小天。 戰友1個個倒下的情景使他已經完都發狂,管他面前的是誰,反正不是自己的朋 友,那就是敵人,是敵人就全該1刀砍死!    眼望著那把刀就要砍中自己的腦袋,小天眼睛1閉,腦子裡1片空白。這下 真的是完瞭!    “當當……”那把刀砍在空蕩的水泥地面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小天試探地 睜瞭睜眼,發覺自己不明白什麼時候已經跌坐在瞭地上!啊?自己沒有死嗎?他 轉目1瞧,隻見杜毅軍手中也拎著把戰刀正寒寒地瞪著郝健龍,在這轉剎那的危 機合頭將自己救出刀口的正是這個勇敢的體育學院學生!,    可是他臉上的汗水告訴小天,他阻擋得並不輕松,在他胳膊上1條不斷冒血 的傷口深可及骨,兩側的肉皮外翻著,鮮血正滴滴嗒嗒地彙成小河跌落來地面上。 剛剛正是杜毅軍為瞭救小天,自己硬挺著受瞭那個強盛對手的1刀,拼死將小天 從郝健龍的刀口下拉瞭出到!    杜毅軍咬咬牙強忍住巨痛,對自己胳膊上的傷口視若無睹,反而還惦記著小 天這個夥伴的安危:“小天你藏來我背後往,這傢夥就交給我!”講著他去小天 身前1站,1橫手中的戰刀,沖著眼前這個渾身浴血的彪悍軍官招招手,大嘴1 咧:“他媽的想死的就過到!”    “不要逼我動手!這傢夥是你什麼人,你要拼著性命掩護他?”郝健龍費力 地睜大被鮮血覆蓋的雙眼,1字1句地問。    “他是我夥伴,在我最驚險的時候幫過我,我不能眼望著他被你砍死!要想 殺他你先得過瞭我這1合!”:    就在杜毅軍講話的這1瞬間,郝健龍用絕都身殘餘的力氣,1腳狠狠地朝杜 毅軍小腹踢往!1陣翻江    倒海似的疼痛立即襲上體院學生的都身,他悶哼1聲,努力想支撐住重心, 可是終於還是堅持不住,歪歪斜斜地倒在瞭地上!    “小天你還在發什麼楞?還不快奔?”眼見著郝健龍手裡的刀復高高舉瞭起 到,杜毅軍歸頭猛地對準    小天就是1陣惡狠狠地咆哮!    那把不斷滴著鮮血的戰刀猛然在離小天頭頂不來幾釐米的地方1下子愣住瞭, 郝健龍的胸膛剎時起伏地猶如連續不斷波瀾壯闊的大海,他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宛然正在 拼命地理著發昏的頭腦裡那1團亂麻似的思緒.    時間宛然暫態停止瞭似的,過瞭不明白多久,那把戰刀“哐鐺”1聲重重地 跌落在瞭冰寒堅硬的水泥地面上。小天和杜毅軍不能置信似的看著那個兇猛如野 獸般的男人,瞪大眼睛望著他垂下頭頹然地坐來瞭地上。    “你們走吧!小天你自己以後好自為之,你小子的心腸比那傢夥要好些,也 許有瞭你,那傢夥手下的男人們以後能少受點折磨。”    “還不快走!是不是要我改變主意1刀砍死你?”眼望著小天掉瞭魂似的1 動不動,郝健龍狂暴地發出瞭1聲野獸似的咆哮!    正在這個時候,少年帶領著1大群渾身是血的奴隸趕來瞭,他1把拽過頭腦 1片空白的小天,手指著靠在墻根坐著的那兩個渾身浴血的男人就是1聲大吼: “給我把他們抓起到!!!”    郝健龍寒寒1笑,驟然瞪大血紅的眼睛發出1聲碩大的嚎啼!那凜然不可侵 犯的宏偉氣概使正預備朝他沖上到奴隸們都身禁不住1陣顫抖,紛紛膽怯地愣住 瞭腳步。    看著已經沒有力氣站起到的任偉東,郝健龍嘴角露出瞭1絲微笑,他漸漸地 舉起瞭手裡的戰刀,用絕都身殘存的力量猛地將戰刀砍入瞭這個勇敢的老大的胸 膛。    任偉東身子猛地1震,1股鮮血像噴泉似的高高濺開,他張開眼睛1動不動 地看著這個生死兄弟,也對郝健龍困難地1笑,平靜地閉上瞭眼睛。    年青軍官手1抽,那把浸透瞭不曉多少人鮮血的戰刀“哐鐺”1聲落在瞭地 上。他困難地從破爛的軍褲後面觸出那隻剩最後1顆子彈的手槍,漸漸地轉過身 子直直地對著臉色驟然變得蒼白的少年,滿是鮮血的嘴角露出瞭1絲嘲諷的笑臉 :    “我講過,我他媽的就是死也不會向你屈服的!”    話音剛落,郝健龍猛地舉起手槍對準自己的太陽穴,堅決果斷地扣動瞭扳機!!!    隨著那最後的1聲槍響,兩行暖淚不可抑制地流滿瞭小天的臉龐。    (尾聲)    幾十頭奴隸默默地拉動著1根粗大的韁繩,上面捆綁著那十幾個為瞭自由而 慘死的戰士。不管是死是活,這些剛烈的男人都部綁在粗大的繩索上,被無情地 挈向樹林的深處。他們雙臂被繩索捆綁著,血肉朦朧的腦袋向後仰著,裸露的褐 色皮膚刮過地面的尖利石頭,留下1道道紫黑色的血痕。漸漸地,臨時存活的軍 人的呻吟慢慢低沈,血液徐徐凝固,那幾個僥倖還沒斷氣的也被活活挈死在樹林 裡. 黝黑血液的恐懼顏色蔓延著,仇恨與憤慨燒灼著馬上破知的平靜夜空。     樹林裡另外幾十個面無神情的奴隸正奮力地在地上挖著1個5米見方的大坑, 杜毅軍渾身是血,默默地跪在坑邊。在他的面前,少年仍舊高傲地坐在1個奴隸 的背上,獵鷹似的寒酷眼光正不斷在他的身上掃射著。    1具具屍體被挈瞭過到,復被用力地甩入瞭坑裡. 少年轉身看看滿臉淚水的 小天,下定瞭決心似的對著體院學生1字1句地講道:“你可以獲得自由瞭!這 自由不是小天求到的,而是你自己用命爭取歸的!!!”    “但是你也不要企圖我能把那段DV還給你。我明白你們全對我恨之進骨,所 以我也得有保都自己的方式。”少年頓瞭頓,悄悄地看著1具具反叛奴隸和充當 入攻武器的奴隸的屍體將那血腥恐懼的大坑慢慢填滿.    “不過我可以向你保障,從此以後,隻要你嚴守這1年多你望來的,經歷過 的1切機密,我,小天,還有其他的奴隸盡對不會再介進你的生活,都全會從你 的生活裡徹底消逝!”    “滾吧,你自由瞭!!!”少年看著天涯那1輪冉冉升起的紅日,長長地吐 瞭口氣。    杜毅軍強忍著隨時會搶眶而出的淚水,深深地望瞭那個帶給自己痛苦,也帶 給自己指望的高中畢業生1眼,兩手撐地猛地站瞭起到,頭也不歸地向那寬闊的 大路走往!    小天呆呆地看著杜毅軍遙往的背影,明白這個剛烈勇敢的夥伴將再也不會在 自己的生活中浮現瞭。這個昨天才懵懵懂懂地過完十8歲生日的單純高中生忽然 覺得自己1下子長大瞭。    1鏟鏟的泥土將大坑慢慢地填平,此時天涯已露出魚肚白,火紅的朝陽開始 從地平線上昂起頭. 當陽光再次籠罩大地的時候,這裡所有的鮮血,所有的怒吼, 所有的傷痛將被永久的掩蓋下往,新的1天到臨瞭。[ 本帖最後由 善瞭個哉的 於  編輯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